大法弟子回憶與師父在一起的美好時光

发布时间:2019-06-13 13:20:02 来源:958游戏-98棋牌游戏中心-998游戏平台点击:29

  【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5月21日訊】師父的能量場慈悲祥和 我多年的菸癮沒了

  我叫苗英志,是河北石家莊人,1994年8月開始修煉法輪功。得法前我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和胃腸疾病,當時32歲的我吃了各種中西藥,也在氣功中尋找治病的方法,但都不能治好我的病,病痛的折磨使我吃不下東西,肚子脹得像鼓一樣,我時常悲哀,感到已經走到了生命的盡頭。

  在絕望中,我的一位朋友告訴我說法輪功的治病效果非常好,並告訴我在我家附近就有煉功點。

  那天早上我找到了煉功點,看到有四十多人在煉功,當負責人跟我介紹法輪功的特點時,我就感到師父在幫我淨化身體,肚子不像以前那樣脹了,很舒服。我看樹葉也感到很明亮了,不像過去那樣灰濛蒙的。

  負責人借給我一本書《中國法輪功》,回家後我一口氣讀完,非常神奇的是,第二天我的病就完全康復了。由此,我就認定走修煉法輪功這條路。

  我得知師父要在廣州辦法輪功第五期學習班,就和另外三名同修商定一同坐火車去廣州聽師父講法。

  得法前我每天要抽三包菸,想戒都戒不掉。但在去廣州的火車上,我拿起菸抽就不是滋味了,就這樣,多少年的菸癮一下子就沒了。

  我們到廣州見到了師父。師父那高大帥氣的外表,看起來那麼與眾不同,說話的聲音祥和而親切,尤其是師父那強大慈悲的能量場,覆蓋了廣州市很大的範圍,我們到廣州,剛下火車就感受到特別強烈,走路身體特別輕,像踩在棉花上一樣。在整個傳法班期間,心裡感覺特別祥和清淨。

  聆聽師父的講法後,我的世界觀都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,不再爭名奪利,我明白了做人的意義,修煉大法,返本歸真。

  在這普天同慶的日子裡,回想起師父當年傳法的情景,我的內心很是激動,真心地說一聲:師父您辛苦了!師父生日快樂!謝謝師父的造就之恩,弟子一定謹記師尊的教誨,做一個同化「真、善、忍」的生命,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傳播給更多的世人。

  師父告訴學員:大法來之不易

  我叫于秋梅。1994年8月5日是我一生中最難忘、最幸福的日子,雖然時光飛逝,不知不覺已走過近25年法輪大法修煉的歷程,但歲月抹不去這永恆的記憶。

  當年在哈爾濱冰球館,我參加了師父的傳法班,我很早就入座,期待著師父的到來。突然,雷鳴般的掌聲響起,大家都起立,只見師父走向講台,掌聲持續了好幾分鐘。

  我見到了師父,師父高大魁梧的身材、祥和慈悲的面容讓人肅然起敬,一種幸福可靠的感覺無法用語言表達,師父微笑著合十並示意大家坐下,開始講課。

  師父講課沒有稿,用最通俗、最現代的語言闡述著高深大法,將博大精深的法輪佛法傳給所有到場的人們,句句滋潤著我的心靈。學員們都被深深地吸引和震撼,靜靜地聽著。

  師父慈悲祥和的強大能量場,滌蕩著每個人的心靈,也開闊了人們的胸懷。現場的學員來自全國各地,大家彬彬有禮,互相謙讓,在師父的能量場中,人與人之間是那樣的純潔美好。

  師父不但給我們淨化心靈,還給我們淨化身體。

  有一天,聽完課師父給全場學員清理身體,師父叫大家站起來跺腳,男左腳女右腳,可以想自己身體的某種病,或親人身體的某種病,聽師父口令,一——二——三——,一齊跺腳。

  師父還要學員伸出手來接法輪,手要放平,手心向上,會體會到有熱、麻、涼的感覺。我當時就感受到了我的手指肚像風扇一樣地轉,太神了!真讓人不可思議,難怪這麼多的人從全國各地、四面八方地湧向這裡。那時我暗暗下決心:今後我就按師父說的去做、去修。

  學習班上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是,師父再三告訴我們大法來之不易,不要因為得之於易而失之於易,修煉要勞其筋骨、苦其心志、在修煉路上要像雄獅一樣勇猛精進,這幾句話一直銘刻在我心中,鼓勵著我精進實修。儘管我有時修煉不夠精進,可師父的大法最終還是指導我在修煉路上闖過了一個個難、一道道關。在迫害魔難來時,能做到毫不動搖地一直隨師正法走到今天,默默地做好我該做的事。

  今生有緣參加師父的傳授班,真是三生有幸啊!

  師父沒有任何架子 平易近人

  我叫張明,曾經是長春市的一名教師。早在1993年底,一位同修借了我一本《中國法輪功》(修訂本),我回家用了一個晚上就看完了這本書,多年來對氣功的各種疑惑一下子都明白了,心裡也在暗暗思考著,這就是我一生要尋找的。

  1994年由於長春的講法班人數爆滿,我報名晚了,沒有票了,後來聽說哈爾濱還要舉辦一個講法的班,我就報了名。有幸在1994年8月終於聆聽了師父的講法。

  師父的講法清清楚楚,從開始到結束,全場都是靜靜的,每個人都在傾聽。

  最後一天,我內心按捺不住,想要近距離看看師父。因為我坐在體育場上面區域的最後一排,我就下到了下面區域,等著結束時能見師父一面。因為有一個進會場的通道,是必經之路,我站在那裡等待。

  師父過來了,可是人很多,身旁的管理人員和負責會場的人員對大家說:讓師父先走,大家不要擠。

  我想大家可能都是和我一樣,都想看看師父吧。這時師父走過來了,師父說:「沒事的,大家一塊走吧。」

  我看到的是一個沒有任何架子的師父,這麼平易近人的師父,我沒有擠,但我看到師父從我的身邊走過,親眼目睹了師父高大偉岸的身影。師父慈悲的笑容一直銘刻在心。

  多年來,自己對修煉、對師父傳予的佛法,內心懷有無比的幸福和感恩。一定要修好,一定要按「真、善、忍」的法理來修煉。中共迫害法輪功使得我流離失所多年,吃了很多的苦,但修煉卻是快樂的,內心是愉悅的。

  《轉法輪》中講的事情在我身上驗證了

  我叫常世革,1994年8月有幸參加師父在哈爾濱的8天講法班。我當初去的時候就是為了治病,還不懂什麼是修煉。可是師父真是慈悲,在去哈爾濱的路上師父就給我調整了身體,我的病就好了。8天班10堂課下來,我的思想幾乎一天一個變化。明白了法輪功不只是祛病健身,她是修煉,是教人返本歸真的佛法。

  那時候是師父親自講解煉功動作,旁邊有個同修示範。我聽得很仔細,包括手的動作細節,我至今都記得很清楚。

  當時哈爾濱的天氣很熱,很多同修都用扇子搧風,我沒有那麼做,一心聽師父講法。師父建議不要用扇子,說一樣會感覺有涼風吹過。真是這樣,我可以真切地感覺到陣陣涼風,我一點都不覺得熱。

  我因為小的時候摔跤造成腦震盪,所以,當時上課就開始睡,但是師父講的法我都聽進去了。師父在《轉法輪》中說「但有的人聽覺部份沒問題,他睡的很香,可是卻一個字沒落,都聽進去了,……」我就是這樣的情況。

  從第4天開始,我就天天在外面等師父,等看到師父進去了,我才進去。

  當8天班結束時,我捨不得離開,那種感覺無以言表。那些日子,對我來說終身難忘。距離現在已經去過25年了,卻好像是昨天發生的一樣真切。

  我很感激,在師父和法輪大法的呵護和指導下,我才能從中共的血腥鎮壓中走到今天,我很慶幸自己今天依然在大法中修煉。

  1999年至今,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有20個年頭了,在這20個年頭裡,大陸大法弟子在強大的血腥壓力面前,依然堅持不懈地堅守「真、善、忍」,他們是在用生命證實著大法的美好,他們讓人們從大法弟子的身上看到了正信的力量。

  在「5?13」這個普天同慶的日子裡,感謝同修們的付出,把善的力量傳遍世界各地,更加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的無量慈悲與救度。

  師父把我母親的病治好了

  我叫王建民,1994年12月的一天,同事告訴我,師父在大連市體育館辦班,這是在國內最後的一次帶功報告會,再不去就沒有機會了,於是我就訂了票有幸參加了師尊在國內的最後一次帶功報告會。

  記得當天長春去了很多同修,進入體育館,整個場館坐無需席,師父來到體育館時,掌聲如雷。我記得師父坐在體育館場地的中間,給大家講了好幾個小時,最後師父給大家治病,說你有什麼病,或親屬有什麼病,可以想一種。當時因為媽媽得了結腸炎,走了好多家醫院也治不好,總認為自己得了癌症,於是我就想讓我媽媽的結腸炎好了吧。只見師父一揮手,往地下一摔,好像往地下摔什麼東西,叫所有人跺腳。

  後來我媽媽結腸炎真的好了,二十多年過去了,媽媽現在已經八十歲,一直沒有再犯過這種病。

  1998年7月26日,師父來到長春,為輔導員講了法,我記得從下午一直到晚上很晚,好長時間。雖然不是輔導員,但我和太太非常有幸都參加了。

  我記得師父進場時,我正去洗手間往外走,就聽到雷鳴般的掌聲從屋裡傳來,我急切地往屋裡跑。大家靜下來,我坐到了一個位置。師父開始為大家講法。

  在中場休息時,大家圍在師父身邊問問題,師父非常耐心地給大家解答。當天師父講法好幾個小時,結束後,大家久久不願離去。回到家,我的心還是久久不能平靜……

  1994年開始修煉後,我的病不知不覺就沒了。修煉前風濕病嚴重,膝蓋得了風濕性關節炎,疼痛難忍,三伏天那麼熱都不能騎自行車,因為有風速吹得膝蓋火撩撩地疼。上大學住宿舍,不能住陰面的屋子,身體難受得不行,吃藥也不好使。但是煉功後,幾個月後風濕病全好了。還有嚴重的咽喉炎,聞不了菸的味道,屋裡的人一吸菸我就嗆得受不了,喉嚨總是炎撈撈的,紅腫,聲音話說多一點就嘶啞,用西藥和中藥都無濟於事,也是煉功幾個月後就好了。

  法輪大法不僅讓我的身體得到了康復,還讓我的心靈、道德都得到了昇華。舉個例子,當時我在吉林省石油化工廳工作,全廳只有幾十個人,就我一個還沒結婚,處室領導也是廳分房委員會的成員,為我爭取一套住房(非購買),雖然不大,但有個結婚安身之所也是人人嚮往的。當時一位女同事來找我,說她自己已經很大歲數了,在廳裡還沒分過房子,快退休了,能不能把房子讓給她,我沒有猶豫,因為學了大法,大法著作《轉法輪》裡就寫了這樣的例子,我覺得我應該按照書上說的去做,也沒多想。但如果不修煉大法,我絕做不到這一點。

  修煉已經二十多年了,對師父無比感激,是師父的法拯救了我,最後說聲:師父,謝謝您!

  ──轉自《大紀元》

  (責任編輯:李紅)